万博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工业清洗:向不正当竞争说不

工业清洗:向不正当竞争说不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李东周 赵欣婕
  • 来源:中国化工报
  • 发布时间:2022-08-1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8月11日,中国工业清洗协会专委会及行业标准化工作会议在山西大同召开。会议以“维护清洗市场秩序,遏制不正当竞争”为主题,旨在收集整理会员单位意见,为后续草案拟写及提交常务理事会审议提供支持。52名行业代表出席会议,并提出建设性建议。

工业清洗:向不正当竞争说不

【概要描述】8月11日,中国工业清洗协会专委会及行业标准化工作会议在山西大同召开。会议以“维护清洗市场秩序,遏制不正当竞争”为主题,旨在收集整理会员单位意见,为后续草案拟写及提交常务理事会审议提供支持。52名行业代表出席会议,并提出建设性建议。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李东周 赵欣婕
  • 来源:中国化工报
  • 发布时间:2022-08-18
  • 访问量:0
详情

8月11日,中国工业清洗协会专委会及行业标准化工作会议在山西大同召开。会议以“维护清洗市场秩序,遏制不正当竞争”为主题,旨在收集整理会员单位意见,为后续草案拟写及提交常务理事会审议提供支持。52名行业代表出席会议,并提出建设性建议。

会上,中国工业清洗协会副理事长赵智科明确提出,接下来中国工业清洗协会将积极借助上级单位的指导,争取推出一份行业内维护市场秩序、抵制恶意低价竞争的倡议性指导文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工业服务企业的作业成本本来就增加了,业主单位的清洗业务总量也不如以前多。再不这么做,不正当竞争对行业的伤害将不可估量。”

图为会议现场。(赵欣婕 摄)

 

乱象时有发生

行业竞争环境亟待改善

“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和‘企业入园’等因素影响,工业清洗服务市场的竞争更趋激烈。低价竞标、低价中标后再弃标的情形时有发生。”赵智科指出,个别企业“唯业务量为大”,简单聘请业务员糊弄了事;有的企业拖延工程进度以获取签证,通过高价结算补偿损失;还有企业强撑,导致自身现金流不足无法运转;更有甚者,因无法完成工程项目主动弃标、撤离现场,使招标企业陷入被动。这些“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业主”的现象,给工业清洗行业带来了负面影响。

“6年前,协会就注意到恶意低价竞争的情况。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行业,拖了工业清洗领域的后腿。”北京蓝星清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立杰说道。

一名与会代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了自己遭遇恶意低价竞争的经历。他发现,即使是以最低的市价参与竞标,其他竞争者也有可能开出更低的价格,致使最终项目成交价甚至不到原定的一半。诸如此类的压价行为,不仅不能保证项目的完成质量,还会破坏整个行业良性竞争的局面。

 

“恶意低价”带来隐患

应重视对上游客户的宣贯

多名与会代表表示,一旦成交价格低于某个区间,项目就会处于无法开工的状态,或以降低成本为代价强行开工,这会对清洗公司和业主单位双方造成损失。正如北京蓝星清洗有限公司清洗工程事业部安质部主任胡根英所说:“偷工减料就不能保证质量。这会给装置运行带来很大隐患,尤其是在安全方面。低价竞争对行业发展、清洗安全的影响非常大。”为此,他建议协会整理相关的正、负面案例,并制作简报,定期发给工信部、重要国企等相关单位,使其进一步重视工业清洗的质量问题。

“上游客户这方面也要加强宣传,思考为什么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的企业能中标。”中海油能源发展装备技术有限公司工业防护中心主任工程师徐洪文说,“部分甲方单位不太了解工业清洗行业。协会要和甲方单位进行沟通、介绍相关技术,这样客户也能在评标标准方面有的放矢。”

中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李松涛经理提议,可以在招标文件评分中添加“现场面试分”,减少“招标文件是一套,现场却一问三不知”现象带来的隐患;或者只评标、不排名,组织业主到投标单位实际考察,让业主进一步了解施工质量与竞标价格是否匹配。

还有与会代表认为,协会可从行业自身出发,从规定何为“恶意低价”上解决问题。比如协会可以尝试规定一个价格范围或参考值,从个别领域逐步推向全行业。

 

设立行业“黑名单”

营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为有效减少业内的不正当竞争,多名代表提议设立行业“黑名单”。“投标时,有的企业用假资质投标,还有企业逃标、弃标。协会应将这些企业以‘黑名单’的方式记录下来并进行通报,实现网上留痕可查。”北京焦阳清洗技术工作室负责人焦阳说,“对于非清洗协会会员、非工业清洗资质的企业,也可以通过名单形式列出,扩大影响范围。”

对此,李松涛补充道:“是否可以建立一个评分制度。以会员企业为例,原始分数为100分,一旦出现逃标等恶劣竞争的行为则扣分。”同时,他认为此制度还应配有申诉、举报、加分机制,整个流程公平公开,有奖有罚。北京蓝星清洗有限公司部门经理何政伟也赞成这一建议。他强调,不能仅仅依靠协会、委员会,只有广大会员单位共同行动起来,才能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同时,衢州万能达清洗有限公司总经理翁渭荣指出,制订规则时应充分考虑到工业清洗行业入行门槛低、“公司人少赚钱,人多反而亏钱”的特点。他建议协会从源头抓起,为会员企业制定标准并评级,分出A~D等级,一方面给业主提供参考,另一方面也对未达到标准的企业延缓发证,在入门环节就进行把关。

“仅仅产生‘量变’是不够的,协会更应该追求能让会员企业有切实感受的‘质变’。”王立杰认为,协会应起到引导、规范的责任,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就在于树立协会权威性、提升行业公信力。沈阳仪表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汇博装备公司副经理吕艳表示:“我们不仅要制订清洗服务的规则,更要把规则宣传出去,让用户更加了解我们的能力、实力,提高清洗行业的社会地位,让整个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好。”

本文刊登于《中国化工报·智能制造》周刊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